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梅麻吕姉と的の性事情

866.重返威尔克斯

海兰萨领主 海逸小猪 3444 2022-01-08 12:34

天边亮起一抹鱼肚白。

小骷髅坐在一块巨石上,看着自己的尸体被苏尔达克等人装进一只大号封魔箱,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而且发出阵阵恶臭。

阳光让他身上的骨骼感到真狠刺痛,他连忙跳下巨石躲进了阴影里。

福纳克伯爵这才转过头,对着小骷髅乔尔.辛吉说了句:“我们回去吧!”

小骷髅用焦黄的骨手轻轻抚摸着那只封魔箱,灵魂之火不断跳跃闪烁。

“那已经不再是你了,你可以将他看成以前的躯体,你现在的生命呈现为另一种形式存在,这种形式下,你的身体可以被无限重塑,只要你的灵魂之火不灭,你即便可得永生的。”

福纳克伯爵用手轻轻搭在小骷髅的肩头上,对他轻轻说道。

小骷髅仰望着高大的福纳克伯爵,他低下头看了看脚下的土地,跟着福纳克伯爵的脚步,一同走向岩石之上的血色荆棘大门,大门打开之后,无数鬼手争先恐后地往外面挤,却被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晒得冒出一条条黑烟,那些骨手纷纷缩回了血色大门中。

福纳克伯爵身边出现一片黑雾,为他挡着那些缕阳光,他带着小骷髅乔尔.辛吉慢慢走进血色大门。

随后,

这道连接亡灵界的大门再次闭合……

……

封魔箱实际上是一个小号的禁魔结界,魔法师创造它最初的原因是为了避免魔法物品的魔力流逝,后来才发现将一些新鲜水果和鲜肉放进封魔箱里,也可以保存很久。

存在封魔箱中的新鲜食物不会腐烂,同时就算腐烂的食物也会保持原状。

但前提调剂是这些储存物品必须是死物。

活物无法存在这样的禁魔空间。

苏尔达克带着装了乔尔.辛吉魔法师尸体的封魔箱,一路浩浩荡荡地返回多丹镇。

从因弗卡吉尔森林到多丹镇,骑马差不多要走将近一天,苏尔达克早晨率领军队从因弗卡吉尔森林出发,到了黄昏时分,已经可以看到北城墙上面飘扬的彩旗。

远处的城墙之上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穿着精致的轻皮甲,正是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

她们看着苏尔达克的骑兵营,便站在高高的箭楼顶上。

苏尔达克骑着马通过北城墙下的门洞,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也从城墙上沿着阶梯跑了下来。

苏尔达克跳下古博来马,将头盔摘下来挂在马鞍上,直接走上前去。

双手揽着两位姑娘的细腰,也不敢用力拥抱,全覆式黑铁铠甲关节地方都有锋利的刺针。

看到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居然等在多丹镇,苏尔达克有些惊奇地问道:

“你们怎么来了?”

海瑟薇穿着一套轻皮甲,马靴后跟很高,这不禁让她身材更显窈窕,而且几乎让她可以与苏尔达克直视,她眨动着碧绿瑰丽如宝石一样的眼睛,含着甜甜的微笑,对苏尔达克说:

“父亲收到切斯特叔叔的信,就立刻让我们赶过来,还说如果白林位面的执政官不配合我们挽回局面的话,卢瑟军团就要撤出白林位面,所以我们到这儿,等着和你一起返回贝纳城。”

苏尔达克没想到卢瑟侯爵会这么果决,可卢瑟军团刚在白林位面抵御了一场兽潮,现在还有一些战果没有来得及消化,这样仓促撤离,难免会让卢瑟军团其他将领心生不满。

“卢瑟侯爵真是这样说的?”苏尔达克问。

海瑟薇点了点头,她这阵子在外事局办公室里上班,大概是很久没有风吹日晒的缘故,皮肤白得让人炫目。

高挑的身材配上极美的天鹅颈,就连点头都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的优雅。

“当然,父亲说卢瑟军团撤出白林位面,还可以参与干布位面的平叛,或者也可以去玛咖位面开拓领地。无论去哪,都比驻守白林位面强。”海瑟薇笑着说道。

她的微笑中带着一种贵族式的骄傲,尽管苏尔达克有些不喜欢,但这应该算是家族带给她的一种荣耀。

“这次也许我还有机会获得因弗卡吉尔森林这片领土。”苏尔达克一边拉住海瑟薇,一边拉住比阿特丽斯,对两人说道。

“真的?”海瑟薇狐疑的问道。

苏尔达克拉着她们将路让开,让后面的骑兵陆续通过北城墙的通道,返回驻军营地。

随后才解释道:“嗯,这次我找到了足可以把克里斯托弗魔法师推上绞刑架的证据,为了因弗卡吉尔森林这块领土,他不惜杀了自己的学生乔尔.辛吉魔法师,要知道乔尔.辛吉也是一名魔法贵族。”

“你怎么知道的?”比阿特丽斯掩住自己柔软的嘴唇,吃惊地向苏尔达克问道。

“这事说起来可能会很长,恰好我们在路上也有足够的时间。”说着他向身后的魔法篷车招了招手,一辆黑色.魔法篷车停在三人身边,苏尔达克麻利地拉开车厢门,邀请两女走进去。

两位侍女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跟随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钻进车厢,苏尔达克随后才跟着登上车厢。

坐在两女对面的沙发上,苏尔达克说道:

“很抱歉你们第二次来多丹镇,依然不能好好的招待你们,我要赶在卢瑟军团撤离白林位面之前,将这件事揭露出来。”

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笑眯眯地对视一眼,同时微微低下头小声说:“没关系的,只要能和您在一起,无论在哪都是一样的,苏尔达克。”

……

苏尔达克觉得七月应该不能算是自己的幸运月,因为前半个月的时间完全浪费在路途上。

魔法篷车的轮子在浅绿带着白边的草地上碾过,留下一道深深地车辙。

窗外的草地遍布着白色的野韭菜花,让草地看上去就像一片白色花海。

远处的蓝天白云下,一群群马匹就像是乌云一样,驰骋在辽阔的草地上。

可惜这里养的马大多都是不太值钱的古博来马,至于那些青鳞马和黑鳞马的优良种马都掌握在帝国西部省份大领主的手中,白林位面草场虽然辽阔,却没有高品质的战马。

沿途上遇见了几支冒险团,都是因为队伍里有魔法使成员才会被驱离北部区。

他们对卢瑟军团表达了自己内心强烈的不满,在骑兵营武力压迫下,总算是没有明目张胆的骂出声来。

这次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赶路上,除了马匹需要休息的时候,才会将马车停下来,否则就一直在赶路。

沿途甚至都没有在小镇旅店住宿,好在这种适合长途旅行的魔法篷车里面,各种设施都比较齐全,虽然空间稍微有些狭小,但这间可以站着淋浴的浴室,还是能满足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每天都要洗澡的需求。

就像是一场为期五天的旅行。

三人几乎整日都坐在车厢里,偶尔也会到外面骑骑马,出来活动一下。

拥抱亲吻,这些苏尔达克都已经尝试过了。

不过贵族家庭对婚前偷尝禁果的行为是严苛禁止的,让苏尔达克感觉这种日子是种享受也是种折磨。

抵达威尔克斯城的时候,比阿特丽斯和海瑟薇甚至有种希望这段路还能再长一点儿。

苏尔达克却是推开车窗,呼出一口威尔克斯城的新鲜空气。

魔法篷车通过威尔克斯城门,苏尔达克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旅馆安顿下来,而是让马车夫前往军部。

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两人在半路上看到一间很阔气的旅馆,就嚷着下了马车,她们准备在旅馆住下来。

为期五天的旅行让她们都快发霉了,她们迫不及待下了马车。

两人下车的时候,苏尔达克帮两人将行李拿下来。

“晚上见,苏尔达克。”

海瑟薇双手勾着苏尔达克的脖子,献上热吻。

“晚上见,海瑟薇小姐,比阿特丽斯小姐……”

苏尔达克将行李交给从旅馆里推着行李车的侍者,一边说道。

两位侍女帮忙将行李箱摆在行李车上,才跟随海瑟薇走进旅馆。

苏尔达克随后火速赶往军部。

……

切斯特大剑士坐在办公室里,正在整理这边的一些文件,见到苏尔达克推门走进来,惊讶地说道:

“你怎么这么快就撤回来了,不是通知说月底前撤离驻地吗?”

苏尔达克大步走进来,坐在切斯特大剑士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气喝了三杯才停下来,说道:

“切斯特大剑士,我这次从多丹镇赶过来,可没带领军队。”

切斯特大剑士盯着苏尔达克。

苏尔达克摊开手解释说:

“这几天,我查到了一桩与克里斯托弗魔法师有关的命案,他在因弗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