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嗨小姐全文阅读

第四八五章 谈判

香江大亨传奇 周老怪 3451 2022-01-08 18:39

1982年12月1日,桑达士和杰夫亨特在邀请李志文和包玉钢数次无果的情况下,最终决定邀请李志文三人开启两方会谈。

毕竟他们已经没有再拖延的时间了,因为股东大会将会在十二月五日召开。

尽管钮壁坚百般阻挠股东大会的召开,但是没有办法,钮壁坚代表不了所有股东,所以股东大会最终还是定了下来。

而法庭那边也同样如此,一直推脱不受理。

而李志文三人早就预料了这样的状况,所以一直派人去催,同时李志文开始慢慢发动舆论攻势。

文化东方酒店餐厅,李志文三人和桑达士两人面对而坐。

“李先生和包先生可是让我们好等啊。”桑达士开口说道,想要先分化三人。

谁知李志文压根不上当,开口说道:“桑达士先生,你也知我们三人是同盟,光揾我们两个人怎么谈判。”

桑达士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李先生,我们受港督的委托与你们洽谈怡和洋行的事情,所以说说你们的条件。”

桑达士直接搬出港督尤德,想要以势压人。

谁知李志文压根不接茬,直接说道:“桑达士先生,这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和港督大人没有关系,难道港督大人决定插手经济领域,以势压人?”

“当然不是,不然就不会是我和杰夫先生出现在这里了,我们同样也希望可以用商业手段了结此事。”桑达士说道。

“桑达士先生这样说就很对了,不过这是怡和洋行的事,钮壁坚大班不出面,到底让两位出面是何道理?”

“钮壁坚先生最近生病了,所以请我们做个和事佬,缓冲地带。”杰夫亨特说道。

“杰夫先生,这需要什么和事佬,我们这样做当然是为了掌控怡和洋行了,再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没有违规。”包玉钢摊摊手道。

“入主怡和洋行,我话你知那是不可能的事,置地集团可是拥有40%的怡和洋行股权,你们手里27%的股份怎么可能入主怡和洋行呢?”杰夫亨特说道。

“为咩不可能,置地集团确实拥有40%的怡和洋行股份,可是在股东大会投票的时候并不能使用。”

“而去除置地集团,我们就是怡和洋行最大的股东了,重新构建董事会当然也是我们来做主,我们的所有操作都合情合法。”李志文说道。

“李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港督不会同意这次收购,钮壁坚会得到港督的全面支持,”

“而且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本土会同意你们吞并香江第一大洋行吗?所以李先生还是不要多想了,说出你们的条件,我们去与钮壁坚谈判。”桑达士说道。

“既然港督发话,那我就卖他个面子,我们可以放弃手中怡和洋行的股份,不过置地集团要由我们掌控。”霍鹰冬说道。

“好的,我同意,我现在就回去和港督以及钮壁坚谈,让钮壁坚放弃置地集团。”桑达士说道。

桑达士的话让李志文三人纷纷咳嗽,被人反将一军还真是不好受。

“桑达士先生说笑了,钮壁坚大班怎么可能放弃置地集团。”李志文说道。

“为什么不可能,此时地产前景难耐置地集团又有那么多外债,与其这样不如卖给你们,而接下来怡和洋行无债一身轻。”

“不过你们就惨了,需要接受置地集团的所有贷款,如果还不清,置地集团只能破产清算了。”桑达士摊摊手说道。

李志文倒是想顺着包玉钢的话,拿下置地集团。

但是李志文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英国佬,都不会看着置地集团呗出售。

而且此时置地集团完全是一个烂摊子,此时出手不是良机。

“桑达士先生,漫天叫价,落地还钱咩,要不要搞得这么僵。”包玉钢在一旁说和道。

“呐,是你们先这样说的,不是我逼你们的,我只是同意你们的条件罢了!”桑达士说道。

“那就说说你们的真实条件好了。”杰夫亨特开口道。

“阿文,老霍,我就说不行了嘛,你看演砸了吧,快吧咱们的条件说给桑达士说道和杰夫亨特先生。”包玉钢装模作样道。

“好吧,想让我放弃吞并怡和集团,我要牛奶公司、金门建筑、怡和保险。”

“我目前已经持有牛奶公司和金门建筑49%的股份了,我手里的怡和洋行的股份可以置换两家公司51%的股份,另外我可以放弃借给怡和洋行的八亿港币。”李志文说道。

“我要文化东方酒店、康乐大厦、厉山大厦等几处中环的物业和怡和汽车公司。”

“同时我可以再交给怡和洋行两亿港币的现金。”霍鹰冬说道。

“桑达士先生,我要的不多,我要香港空运货站、香港货运码头和怡和太平洋公司。”包玉钢笑眯眯的说道。

桑达士很是震惊,好家伙,一个个的狮子大开口啊这是,这是要瓜分怡和洋行啊。

虽然怡和洋行最核心的产业置地集团没有动,但是其他的产业都给剪除的干干净净。

“李先生,霍先生、包先生,你们的胃口太大了,钮壁坚和凯瑟克家族不会同意的,你们这是要瓜分怡和洋行啊。”桑达士说道。

“是啊,你们这是非要让钮壁坚吐血不可啊,钮壁坚不会答应的,凯瑟克家族不会同意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杰夫亨特也同样说道。

“那将置地集团给我们好了,我们吃得下,只要置地集团,其他的我们都可以不要。”李志文说道。

桑达士一时语塞,刚刚桑达士说置地集团只是赌气的话。

因为桑达士深知置地集团是凯瑟克家族的命脉,这样的核心产业怎么可能卖给他人。

“但是这个条件太苛刻了,我这关都过不去,更别说钮壁坚和凯瑟克家族了,如果三位先生再减一些。”杰夫亨特说道。

“杰夫亨特先生还没有告诉钮壁坚和凯瑟克家族条件,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同意的,不如两位先生回去和怡和洋行商量一下?”李志文问道。

“好吧,那我们这次谈判就进行到这里,我们和怡和洋行的人碰过面后再说。”桑达士说道。

“没问题,不过桑达士先生还请让怡和洋行尽快决定,毕竟我们如今一直在加大力度收购怡和洋行的股票,万一在股东大会上我们占据了主动,我们说什么都不会同意怡和洋行的要求。”李志文说道。

“好,我会转告他们的。”桑达士说道。

“多谢,那就不打扰两位了。”李志文说道。

“那下次再见!”“再见!”包玉钢和霍英冬说完就要和李志文离开。

“李先生,我们可以单独谈谈那?”桑达士问道。

李志文和包玉钢以及霍英冬对视之后答应了下来。

李志文又坐了下来,而包玉钢和霍英冬则先行离开了。

“那我也离开了,你们谈!”杰夫亨特说完就站起身准备离开。

“杰夫先生,不用,我说的事情你也有份!”桑达士说道。

听到桑达士的话,杰夫亨特又坐了下来。

“李先生,我想杰夫先生也知道陈松青是个吹水仔的事情了吧!”桑达士问道。

“当然,作为渣打银行的朋友,我可不愿意渣打银行陷入深渊。”李志文坦白道。

“感谢李先生的坦白,不过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想知道李先生接下来何时接手我们从佳宁集团拿到的抵押物资。”桑达士问道。

杰夫亨特同样很关心这个话题,所以也正襟危坐的看着李志文。

“当然随时可以,而且越快越好!”李志文说道。

“我想知道李先生是如何付款的,如果说分期付款的话,汇丰银行可不愿接受,我们不想再与第二个陈松青打交道。”桑达士问道。

桑达士关注了李志文几个月的商业活动。

从丽新集团到和记黄埔再到恒隆银行,李志文已经撒出去最少三十亿港币了,任谁都会担心李志文的资金链问题。

“桑达士先生,杰夫亨特先生放心,对于朋友,我都是双手欢迎,绝不坑害,对于这些资产,我都可以先付五成,在明年十二月之前再付五成,如果明年十二月之前我支付不了剩余欠款,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可以拿走这些资产,拍卖也好,怎么也好,和我都没有关系了,我想这样的条件香江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吧。”李志文说道。

李志文这样做是为了等到明年港币贬值以后支付剩余五成的话,会少付很大一笔资金,这样子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李志文说的条件确实是香港独一无二,不会有第二家可以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

“我同意!”“我也同意!”桑达士和杰夫亨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