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免费观看成人网站APP

第1094章 该抓谁

极品太子爷 青云直上 2466 2022-01-09 00:59

不管镇北军的几个人作何感受,寿光城外的王安也毫不知情。

“本宫刚刚抓的这几个人,都是奸细。”

看着城门的百姓,王安用折扇指了指郑家的几个人,挑眉向下面解释。

百姓还没从刚才的震慑中回过神来,木愣愣地点头。

信,我们信,哪怕刚刚你威胁我们说要把我们当奸细抓起来,现在随便抓了几个人说是奸细,我们也真的信。

“本宫一向公正,从不冤枉一个好人,当然,呵呵……”王安目光饶有深意地看着被抓起来的几个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我们不是坏人!”

“对,我们是冤枉的!太子随意戕害无辜百姓!”

郑家的人终于回过神来,见势不妙,大声挑拨,眼珠乱转,看起来无辜又害怕:“我们做错了什么?太子竟然随意污蔑我们,这就是太子的所为吗?”

“对对!”

被抓起来的其他人一起鼓噪,拼命反抗,挣扎着想在百姓心中种下对太子的怀疑,即使到了这个境地,他们还是没有放弃。

主要是他们不相信,太子敢在这么多百姓面前,丝毫不顾自己的名声,随意抓人。

百姓噤若寒蝉,感动吗?不敢动,不敢动。

“就算本宫随意抓人,又怎么样?”

王安咧嘴一笑,做出一副夸张的模样道:“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以为带头冲击本宫仪仗,就真的法不责众吧?”

众人顿时噎住了,王安这话完全戳中了他们的心思,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作为太子,这样说出来合适吗?

“的确,有可能法不责众,本宫也可以不追究你们的过失。”王安话锋一转,指着被抓的几个人大声道,“但是首恶居心险恶,本宫抓了,有问题吗?”

“没……没有……”

众人拨浪鼓似的摇头,神色畏畏缩缩,纷纷暗自松了一口气,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有人被抓了,但是大家都没什么事,而且被抓的也都是外地人,跟他们可没什么关系……

见没有人替自己说话,郑家人恨得牙痒痒,但他们鼓动的民意,此时也不可能站出来说非要让太子责罚百姓,这样他们才真的完蛋了。

哪怕让人觉得自己是傻子,也千万别暴露郑家的图谋,不过,挣扎还是要挣扎一下的……

“难道太子不讲道义得罪北莽,将要祸及青安州,我们也不能反抗吗?”

郑家人勉力反驳,牢牢握住最初的话题不放。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一片保家卫国之心,只是稍有急切冲撞太子,确实是我们的不对,但初心是好的……”

“没错,都说论心不论迹,我们虽然行为偏差,但初心是好的,太子为何如此不近人情?”

其他郑家人连忙附和,拼命往王安脑袋上扔锅。

本宫的锅,也是这么好扣的?

“是吗?这么说,本宫冤枉你们了?”

被抓住的郑家人赶紧点头。

王安不慌不忙,戏谑一笑:“那能不能解释解释,什么叫保家卫国之心,就冲撞本宫?”

话音刚落,王安顿时脸色一变,板着脸沉声,眼睛危险地眯起:“莫非,你们认为,本宫会危害大炎,还是和北莽勾结,要害你们?”

“嗯?”

“解释解释,什么叫做保家卫国之心!”

“解释解释,本宫到底是怎么危害青安州,又是怎么祸水东引,得罪北莽?”

随着一个个问题,郑家人的脸色越来越白,王安紧紧逼迫,气势逼得他们说不出半句话。

“这……这……”

“北莽下了战书,自、自有其道理……”

郑家人结结巴巴,无力地解释。

“没、没错,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总是有、有道理的……”

“呵呵。”

王安冷笑一声,扫过城门前的百姓,目光如炬,气势凌厉:“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吗?”

虽然是问句,但没有一个人敢答话,随着太子目光扫视,所有人都情不自禁低下了头,心中不知怎么忽然有几分心虚。

“本宫知道,你们担心北莽下战书,攻打大炎,影响你们青安州的贸易,影响你们的安定生活。”

“也担心,杀了北莽小王子的本宫,从你们青安州经过,让北莽人注意到你们,来攻打你们青安州。”

“……”

众人沉默下来,心说既然你知道,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

“但是!”

王安折扇一收,神色陡然冷了下来,怒喝一声:“北莽就算不下战书,他们就不会打大炎了吗?”

“就算本宫不从你们这里经过,这么大一个青安州,北莽人会注意不到吗?”

“本宫本以为,边境百姓,会有更多血性。”

王安提高了声音:“因为你们,常年和北莽接触,你们的田地,被北莽人甚至他们下属的小部落侵占,而你们的父母、兄弟甚至孩子,都有不少死在北莽人手里!”

“你们和北莽,本来就有血海深仇!”

王安一声暴喝,仿佛黄钟大吕,在所有百姓和士卒的头上、心上狠狠地撞了一记,震得他们脑袋嗡嗡作响。

“看清楚!对面的北莽,你们口中的北蛮子,不是你们不去招惹就不会过来的绵羊。”

“他们是豺狼,是虎豹,是你们有血海深仇,生死不休的仇敌!”

城门前,王安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所有人寂静无声,眼中都闪过了泪花和仇恨,有不少人甚至捏紧了拳头,远远看着北莽的方向,心中愤恨。

是啊,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朋友,都被北莽所杀,而现在,他们却寄期望于仇人不来找他们,而苟且偷生吗?

不!这不应当!

“搞清楚,北莽,本来就是我们的敌人!”

“我大炎二十万军队驻扎在宣州,百万大军开拔,不是为了过来郊游的!”

“而是因为,北莽,在我边境陈兵十万,意图进攻!”

“强盗已经站在家门口要闯进来了,现在,告诉我,该抓的是强盗,还是杀了强盗的官兵?”

话音落地,字字铿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